博客新作:小說

小说

我的二妈

我只有一个妈,还不是亲生的。 我妈结婚前是所谓的学霸,门门功课闭着眼睛都能拿第一,聪明得不得了。工作之后,技术上也是坐头把交椅的。后来嫁给了我爸爸,就当了全职太太。一进门,就成了我奶奶的心肝宝贝。奶奶疼我妈,是掏心掏肺的疼,我妈对奶奶更是贴心,不是那种表面客气的好,她们俩之间的爱,比亲生的母女还要深。是亲人加朋友,既相爱,又贴心。 那年我爸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就说:“我的好日子到头了!黑暗的生活从今 …

READ MORE →

博客新作:散文隨筆

協會出品散文随笔

陈殿兴:难忘的歌声

我曾听过中外许多歌唱家的演唱,但都早已淡忘。唯独在高山子听到的一个小女孩的歌唱几十年忘不了,那歌声至今仍不时在我耳边萦绕。 高山子是离沈阳不远、靠近盘锦的一个很小的火车站。那里曾是一个很大的劳改农场。劳改队搬走了,1970年1月辽宁大学被迁到了那里。① 一天傍晚,我跟在地里劳动的其他老师收工回宿舍,走着走着,大家不约而同地站了下来,都被突然飘来的歌声迷住了。歌声那么清脆,甜美,纯扑,稚气! 歌声呈 …

READ MORE →

博客新作:詩歌及其它

评论

張棠和她的散文 陳殿興

  孟子曾經詰問:「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司馬遷也曾經表達過這樣的意願:「余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於是後來人們便常說,讀其書想見其為人。這大概是讀書人的共同心理。我想讀者拿起這本書的時候一定想知道作者張棠是什麽樣的一個人。因此我這篇短序就從介紹張棠女士的一些基本情況開始。 張棠女士出身名門,其父是已故的臺北市警察局局長張毓中先生,曾經擔任過蔣介石總統侍從室警務組組長,著有《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