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

一件小事    陳殿興

 

這件事過去40多年了,我仍然不時想起來。

1974年初,中國全國開展批林批孔運動。大概是這年春末夏初,遼寧大學師生被派到桓仁縣批林批孔。我隨外語系幾個“革命師生”來到桓仁山區一個大隊。我們的任務是發動農民批林批孔。農民根本不知道孔子是什麽人,當然更不知道他說了些什麽了。因此每天晚上,我們就把農民召集到一起,先講解宣傳材料上要求批的孔子言論,自己先批一通,然後再讓農民來批。農民看我們怎麽批,就跟著怎麽批 。派我們到農村去,說是要我們向農民學習批林批孔,提高覺悟。我當時就覺得可笑,但還要裝出一副虔誠學習的樣子。我們在農村說是向貧下中農學習,實際上是工作隊。

附近村裏有一家娶媳婦,第二天要會親家,一早有人送飯菜要經過村外的一條小路。領隊的不知從哪兒得到了這個消息,要我們去阻攔——因為會親家吃飯是“四舊”,不符合“抓革命樹新風”的要求。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我被叫醒,跟著幾個“革命師生”來到村外山崗一條小路旁邊。據說這是送飯菜的人必經之路。我們靜靜地等待著。不一會兒,遠處果然影影綽綽地來了兩個人,一個挑著兩隻水桶,一個跟在旁邊。“革命師生”迎上前去,攔住了他們。我是“摘帽右派”,不願參與這種“革命行動”,便遠遠地站在旁邊。“革命師生”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起來。農民見一時過不去,便放下挑子,進行爭辯。我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麽,只見他們在那裏低聲爭論著。這樣僵持了大約半個多小時,最後農民挑起水桶,轉身慢騰騰地走了。我看不清他們的表情,但從他們的背影可以看出來,他們不服氣,但又無可奈何。

中國農民真是夠可憐的:一年到頭吃不上幾頓飽飯,會親家吃頓大鍋菜也不行!高高在上的那些袞袞諸公吃的平常飯菜哪頓不比這水桶裏挑的大鍋菜好!即使一般城裡人待客的飯菜也比這講究得多!

那是一個荒謬的時代,人們用“革命”的名義製造的荒謬事件不可勝數,這件小事只是其中的一個極小極小的插曲,可是我忘不了它!

 

Previous post

洛城小说31期

Next post

《七瓣丁香》:新时期的青春之歌(陈殿兴)

dianxingguangqi@gmail.com'

陈 殿兴

N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