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及其他

寫在你走之前 ——為我停留

你說你要走, 
你要你的自由。 
你可知道 
你要離開的 
是什麽? 

茫茫混沌 
天地初開 
在太陽和月亮中間 
走來了你我。 

一場驟起的暴雨 
澆滅了森林野火 
兔子和花鹿 
在潮濕的原野上 
向蒼天仰起 
感激的頭。 

山麓那邊的石頭上 
留著我們刻下的畫 
我們把它 
又刻到了龜殼 
畫到了竹簡 
到了絹帛 
到了紙張 
我們畫得那麽漂亮 
那麽多 
那是我們共同的文字 
我們智慧的底座。
 
我還記得 
你拿著 
燒成的第一個彩陶 
興高采烈地 
向我奔跑 
滿天楊柳 
隨著你飛飄。
 
我們的叔伯 
都是能工巧手 
他們雕就了一對 
心形的翠玉 
佩在了 
我倆的胸口: 
吉祥是你 
如意是我。 

昆侖山上 
流下來一條大河 
它的水是黃的 
我們每天喝著它 
有點甜 
有點澀。 
我們用它 
澆出了兩岸 
金燦燦的麥田。 
累了,渴了 
我們便躺在岸邊 
講述著昆侖山上 
逍遙的神仙。 

每當黃河咆哮而來 
我們便互相攙扶著 
遠去他鄉, 
每次,你都淌著淚,頻頻顧盼 
你發誓要把河水 
變得和天一樣藍。 

那座木建的廟堂外 
有一棵長青的松柏 
那是我們的父母 
親手所栽。 

我們的父親 
有著堅忍的性格 
就像那棵挺拔的松幹。 
他一手老繭,滿身創傷 
寫著他一生的掙紮與夢想; 

我們的母親 
有著善良的心田, 
她撫愛我們 
還有鄉裏眾多的小孩, 
她的慷慨 
有如牡丹盛開。
 
明月似水 
中秋之夜 
習習清風 
依依蟲鳴。 
我們全家坐在門前 
聽父母 
話說悠悠當年…… 

後來,我們都長大了 
上了學堂。 
老師像是迂腐了點 
堆給我們紙海書山: 
易理春秋 
聖賢之言 
詩詞歌賦 
乃至鬼怪連篇。 
他誇獎你的詞 
頗得古人之妙 
我最愛你的如夢令 
你喜歡我的念奴嬌。
 
你一定 
還記得長江 
它也來自高原雪山, 
它的水沒有那麽黃 
它很寬闊 
就像大海一樣。 
長江邊上 
有我們新墾的稻田 
每天傍晚 
鳥兒回家了 
我們對著霞輝爛漫 
坐在香香的穀堆旁 
吃著妻子們做好的米飯 
咀嚼著 
那又甜又鹹的菜幹…… 

這就是 
你要離開的一切 
你生命的根 
靈魂的源。 
雖然你傾訴過 
你的無奈、悲憤和憂傷 
我不相信 
自由一定要如此代換。 

這就是 
你要離開的地方 
祖先的英靈流連不舍 
愛和夢,世代綿延。 
也許白鴿橄欖枝 
來遲了一些 
我依然相信 
沒有哪裏比她 
更溫柔,更寬廣。 

有道是 
人各有志
天下萬物,都無法 
和自由相比 
我又怎麽能阻擋 
你的離去? 
我會用堅強和平靜 
掩蓋我支離的夢 ——  
那夢也曾屬於你 
和破碎的心 —— 
分開的你我 
已不再是完整。
 
既使是這樣 
既使你真的走遠 
當你享受著自由的歡愉 
我會在同一片天空下 
會心歡喜; 
若你孤獨無助 
我會不喚自來。 
知道為什麽嗎? 
因爲我倆的細胞裏 
有著同樣的水土, 
我們的神經 
有著相同的振動。 

你看到了嗎, 
這塊土地 
正在變成一艘巨大的航船 
她在自由的瀚海中乘風破浪; 

而我的渴望 
將永不改變 
那就是和你一道 
開著我們的船 
去到我們想去的地方 
直到天地再次合一 
宇宙美麗一片。 

(寫於1999年前後,收入虔謙詩集《原點》)

Previous post

海納百川的澳門 葉周

Next post

包工头和他的女人缘

虔谦

Who will be a witness for my Lord?

N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