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及其他

巴爾蒙特詩選譯 陳殿興

                                                     譯者小引

 

巴爾蒙特(Константин Дмитриевич Бальмонт ,1867-1942),俄國傑出的詩人和翻譯家,白銀時代象徵派領袖之一,1867年生於弗拉基米爾省舒亞縣古姆尼什村。父親在舒亞縣法院和地方自治局任十四級文官,後來任民事法官,最後任縣地方自治局主席。母親出身熱愛文學的將軍家庭,經常在地方刊物上發表作品,舉辦文學晚會,組織業余演出。她精通幾種外語,博覽群書,而且有些自由思想,經常接待“思想不良”的客人。詩人在成長過程裏受母親影響極大。他說自己繼承了她的“桀驁和激情”。他在舒亞讀中學七年級時曾因參加非法組織散發民意黨執行委員會的傳單而被開除學籍,不得不靠媽媽的奔走轉入弗拉基米爾市中學。1886年巴爾蒙特進入莫斯科大學法律系,1887年參加學潮反對實施新的大學章程而被開除學籍,在布特爾監獄被監禁三天,然後未經審判遣返故鄉舒亞。1889年復學,但因患嚴重的神經衰弱而輟學。他積極參加了1905年革命。他也積極參加了十月革命,後來看到革命活動太瘋狂太血腥而離開了,1922年,經教育人民委員盧那察爾斯基斡旋獲準移居國外,客死法國。他終生都認為自己是革命者,造反者,幻想“在大地上實現人類幸福”。

            象徵主義(Symbolism),是約1885-1910年間歐洲文學和視覺藝術領域一場頗有影響的運動,是對自然主義和現實主義的挑戰。象徵主義運動傾向於靈性、想像力和夢幻感覺,摒棄客觀性,偏愛主觀性,背棄對現實的直接再現,偏愛現實的多方面的綜合,旨在通過多義的、但卻是強有力的象徵來暗示各種思想。巴爾蒙特的寫詩手法基本上體現了這些特點:他在詩裏力圖擺脫時空條件的束縛,完全進入幻想的王國。他對真實的人和現實不感興趣。他主要謳歌天空星星海洋太陽“浩瀚”“過眼煙雲”“寂靜”“虛幻”“黑暗”“永恒”“混沌”等。為了強調擬人化,他把這些抽象概念都用大寫字母開頭。他只對抽象的自然界感興趣,從不對現實的景物進行具體刻畫和描寫。他的詩非常注重音韻美,這也是他的詩迄今仍有眾多讀者的原因之一。

他一生出版了35部詩集20部散文集。

   紀念普列謝1

     十四行詩

 

命運安排他必須接受

人生崎嶇道路的考驗,

危險處處都窺伺著他,

他曾被流放受過苦難。

 

可是生活的風雪,貧窮,黑暗

未能打消展翅飛翔的願望──

做高傲勇敢的人,搏擊罪惡,

喚醒他人心中的神聖嚮往。

 

黑暗的日子裡,他高舉思想火炬,

他的心靈裡響徹著哭泣的聲響,

他的詩句裡回蕩著祖國的欷歔,

 

邊遠農村的呻吟,

爭取自由的號召,

黎明到來的福音。

     1893年

附註:

1.普列謝夫(Плещеев, Алексей Николаевич,1825-1893),俄國作家、詩人、翻譯家,文學評論家。1849年,因參加彼特拉舍夫斯基讀書小組研讀社會主義著作被判死刑,後改判爲流放,罰當列兵將近10年。重返文壇後,經過多年奮鬥,克服重重艱難困苦,終於成為權威的文學家、評論家。其革命詩歌對當時的知識界俱有重要影響。

 

 

                 死神

                  十四行詩

 

威嚴的幽靈,惡魔,無敵的神,

主宰所有空間和時間的君王,

沒有一天你不獲得豐收,

沒有一戰你不騫旗斬將。

 

你給失眠的眼送去墓穴的夢;

你像自由的風進入塵封的蜗居,

對著遭受折磨的不幸者低聲提示;

給被黑暗擠壓的人指出光明结局。

 

 

你給所有人都送上安息,

即使有些人的世俗靈魂

充滿了狂妄大膽的懷疑。

 

哦,君王,真宰,賜人忘卻的神靈,

從無底的罪惡裏飛去我的呼聲:

“來吧。我等你。我渴望放棄紛爭!”

                                           1894

 

 

           月光

           十四行詩

 

一鉤彎月高懸在夜空,

溫柔的光輝灌滿蒼穹;

我的靈魂受無際遠方引誘

急急奔往另一個美妙仙境,

 

奔向樹林、山巒、雪白的峰巔;

我在想像中飛奔;像一個病仙

在平和世界上空霍然康復,

呼吸著月光,甜蜜地啼哭。

 

我吸納著銀白色的月光,

像艾爾弗1在光線的網上飄蕩,

我在無聲處聽到說話的聲響。

 

親人們的痛苦不再掛在心上,

你爭我鬥的大地跟我沒關係,

我是白雲,我是微風的呼吸。

                                     1894

附註:

  1. 俄文эльф,英文為elf,係日爾曼神話中與人為善的神。

 

       墓旁的野花

 

墳墓之間傳來低聲細語,

那是微風在不斷絮叨。

悲傷的嘆息,憤懣的抱怨,

那是柳林在大發牢騷。

 

祖輩父輩的幽靈

集聚在墳墓之間。

他們紛紛來到了

教堂大門的前邊。

 

他們敲教堂的大門,

一直敲到曙光出現:

直到蒼白的天上

呈現出一片碧藍。

 

明白了人生原本短暫,

所有抗爭都毫無意義,

他們便傷心啜泣著

回到各自的墳墓裡。

 

因此暗色碑石的旁邊,

早晨野花便露珠晶瑩。

那是他們痛苦的淚水

悲悼他們短暫的一生。

                   1894

 

 

 

 

                 天鵝

 

湖沈睡。鏡面似的水沈默著。

只有從那蘆葦打瞌睡的水裏

傳來淒涼的歌聲,

            像心靈的臨終嘆息。

 

這是垂死的天鵝在哭泣,

它在跟自己的往昔哀嘆,

天上的晚霞在燃燒,

            那火焰越來越暗淡。

 

為什麽它的歌聲那麽憂傷?

為什麽它的胸中那麽激蕩?

此刻它渴望著挽回

            那不可挽回的時光。

 

懷著忐忑喜悅經歷過的一切,

愛戀所期盼過的一切,

都像夢一樣轉瞬消逝,

            永遠不會再重返現世。

 

命運註定的不可更改,

天鵝在歌聲裏傾訴了無奈 。

它好像在向至親的湖水

            祈求寬恕,感謝鍾愛。

 

遠方的星星開始閃亮,

草叢深處升起了夜霧。

歌聲越來越低越來越悲傷,

            只有蘆葦在低聲細語。

 

它的歌聲有氣無力,它奄奄一息。

它為什麽要在臨死前哀嘆不已?

因為它在永恒的和解的死亡面前

            第一次看清了一個普遍真理。

                                                             1895

 

                     小小的蘇丹1

 

這是在土耳其。那兒良心一文不值。

那兒稱霸的是拳頭,馬刀,皮鞭,

兩三個窩囊廢,四個惡棍

和一個愚蠢的小小的蘇丹。

 

有一天一些愛思想的人集會,

他們保衛自由、信仰和科學;

可是那兒的大兵野蠻強悍,

肆無忌憚地要讓他們流血。

 

他們散開了,再也沒有重 現。

一些精英秘密會見詩人,獻疑問計:

“怎樣才能擺脫這黑暗的災難?

回答我們吧,詩人,請提個建議。”

 

詩人思考了一下,斬釘截鐵地說:

“要想對他說話,每句話都應嘔心瀝血,

如果他不是聾子,他就應當聽得進去,

要是聽不進去,那就只有靠匕首解決!”

                                                   1901

 

附註:

  1. 1901年3月大學生在彼得堡喀山大教堂廣場遊行示威要求廢除責令“思想不良”的大學生去服兵役的最高指示,遭到沙皇鎮壓。詩人參加了這次活動,3月14日在市杜馬大廳舉行的文學晚會上朗誦了這首詩,用專制的土耳其暗喻沙皇俄國。此詩當時曾被廣為傳抄。

 

 

Previous post

微影小说《邻里童话》上榜

Next post

资深影评人米克·拉萨尔(Mick LaSalle)在美国做了30年影评家,他总结出好电影的6个特性

dianxingguangqi@gmail.com'

陈 殿兴

N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