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奧地利雙城遊(下) 葉周

古典油畫般的鄉村景色

薩爾茨堡不僅是音樂天才莫扎特的出生地,也是現代著名指揮家赫伯特•馮•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的故鄉,薩爾茨堡老城在1996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每年夏天都會舉行薩爾茨堡音樂節。音樂節期間全世界的傑出音樂家蜂擁而至,城市的山谷、河邊到處都蕩漾著樂聲。

站在薩爾茨河邊眺望古城和山上的城堡,蒼翠的大自然中,兩岸黃白相間的建築散發著遙遠中世紀的氣息。 1965年好萊塢在那裡拍攝了電影《音樂之聲》(The Sound of Music)。從此一個薩爾茨堡修女瑪麗亞•馮•特拉普的故事傳遍世界。二戰時,這位修女憑藉著自己的歌聲,帶領一群孩子巧妙擺脫德國納粹,翻山越嶺逃離被佔領的奧地利。我們乘車經過的教堂、湖泊和豪宅里到處都留下了當年拍攝的足跡。

走出薩爾茨堡,一路上山巒忽遠忽近,奧地利的鄉間是美麗的,沿途是大片翠綠的田野,深色的民居點綴在綠色的田野和茂盛的綠樹叢中,這些民居顯然是農人居住的,面積頗大,外形典雅。這樣的鄉村景色在中國內地沒有見過,美國西部的鄉村色彩和線條也沒有那麼豐富。那種感覺彷如眼前滑過的是一幅幅色彩絢麗的歐洲古典油畫。

剛說古典,路上又偏偏閃出一座現代感極強的玻璃建築,門前立著一群抽象感十足的奔騰的牛群藝術造型。原來那是世界著名的運動飲料品牌紅牛的總部。紅牛公司的總部與生產線設址於奧地利的湖濱福煦(Fuschl am See),是個距離薩爾斯堡不遠、人口一千三百多人的小鎮。

紅牛原本是一位華裔泰國商人許書標1966年在曼谷創設的一個機能性飲料品牌,產品經常被夜班工人、長途貨運司机或泰拳選手拿來當作提神與健身用。1985年時,曾在亞洲地區分公司任職的奧地利商人迪特利希•馬特希茨(Dietrich Mateschitz)因為對這款飲料的喜愛,加盟與許書標合資創立紅牛公司,由他負責將產品推銷到亞洲以外的市場。馬特希茨加盟後,為了增加產品在歐洲市場的競爭力,他對紅牛飲品的配方進行了改造,加入了碳酸,而變成一種氣泡飲料。歐洲市場似乎對氣泡飲料情有獨鍾,就連平日喝的白水,也加入了碳酸,一入口中,微辣微苦,感覺無數的氣泡與你的味蕾互動,口感十分新穎。

為了提高產品的知名度,塑造運動飲料的品牌形象,紅牛一直專注於極限運動與賽車運動的讚助,甚至建立和擁有自己的賽車隊。迪特利希•馬特希茨的名言是:“我們從來不是把產品送去給消費者,而是將我們的消費者帶到我們的產品面前。”他們具備戰略眼光地選定在競技運動中優異的選手簽約成為代言人進行獨家贊助。除贊助選手之外,紅牛公司也主動籌辦極限運動賽事,例如紅牛特技飛行大賽(Red Bull Air Race),使之主導並逐漸發展成世界級的競賽活動。在過去的15年中,超過一百種飲料競爭對手企圖複製紅牛的口味,其中甚至有可口可樂這樣的大公司,但是至今也未能削弱紅牛的市場佔有率。而紅牛的產品已經成為奧地利領先世界的一個品牌。

人間仙境–哈爾施塔特

從薩爾茨堡往東南方向70公里,有一片波平如鏡的湖,湖邊有一個七千多年曆史的小鎮,叫哈爾施塔特(Hallstatt)。鎮的平地面積很小,十多分鐘就可以逛一圈,可是周圍的山水卻如人間仙境般,充滿了自然的寧靜和博大。相比起兩岸高聳的山脈,和兩山之間寬敞、清澈的河水,小鎮更顯出寸土寸金的精緻。

我乘坐纜車登上高山,從400米高處鳥瞰山川湖水,首先被那一大片清澈碧藍的湖水吸引。偶有一艘擺渡船從對岸緩慢駛來,無聲地在湖面上劃出一道白鏈。湖邊依山而建的小鎮,如同一堆積木,那麼精緻微小。在那個瞬間,世界似乎是靜止的画,遠山的雲,早晨時似還遮蔽著陽光,這時已經退到一邊,陽光普照四野。山巒蔥翠欲滴,我們在绿色中漫步,呼吸著清新的空氣。駐足遠眺群山與湖泊,想像著腳底下山的深處就是豐富的鹽礦。

哈爾施塔特以鹽著稱。遠古時代,山上的岩石還被海水覆蓋著,經過滄海桑田的地質變遷,海鹽留在了岩石裡。鹽在當地被稱為白金,在當年的作用如同今天的石油,在古時候是非常值錢的物資。該地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鹽坑,中世紀皇家領地,這座小鎮有“鹽礦寶地”之稱,從公元前900年起,就開始開採,為了開採山鹽,鹽礦工人每天要爬上400多米高的山峰,再下滑到深深的山礦底部,敲打下一塊塊含鹽的山石,再將重重的山石背出礦井,背到山下,用蒸餾的方式將鹽析出、烘乾。歷史上為了爭奪鹽的資源,統治者不惜發動戰爭。鹽也始終是當地主教和貴族的首要經濟來源。同時也為維也納皇室帶來豐厚的財政收入。至今還有一個鹽礦在運作並對遊人開放。

从山上下来,在小鎮中散步,哈爾施塔特小鎮依山而建,山崖上的民居都是木結構的,有些像中國湘西的吊腳樓,不過吊腳樓建於水邊,這裡的屋子卻建於山崖上,下面有木柱支撐著,上面的橫梁鑲進了山體。就是在這麼有限的空間中,當地人卻把自己的家裝飾得美輪美奐。每一棟民居都是一幅獨特的風景,窗櫺上花團錦簇,花枝招展,赤橙黃綠青藍紫,色彩紛呈。站在樓群前,你注目於美麗的窗口,正當你感嘆那番美景時,也許在小木屋裡,正有一雙眼睛在看著你呢?恰如卞之琳的詩描繪的:“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窗前窗外都是風景。

當地居民七百多人,生活過得有滋有味,人們死後的安排也別有一番風情。哈爾施塔特人有一個風俗,所有逝去的人在埋葬十年後骸骨都將被移出墳墓。人們將死者的頭骨及一些較大的骨頭取出,暴晒數週,直到骨頭呈現出柔和的象牙白色,之後在上面繪出死者的名字、逝去的時間,還有各種裝飾花紋,常見的有棕色花紋、綠色花朵、樹枝等。為了表達對死者的哀悼,且方便後人憑弔,這些美麗的骨頭被放在墓地對面的聖米高骸骨教堂裡。

聖米高教堂建於公元748年,內有三個不同時期建造的祭壇,數百年來,這裡放置了大約1200顆頭骨,其中有610個經過彩繪裝飾。為了區別,有的頭骨上貼標籤,有的繪上裝飾紋樣。據了解,這樣的做法已有1600餘年曆史。小鎮的半山上,有個彷彿從山腰平台上伸展出來的墓地,各種植物的襯照間,豎立著一個個木頭的墓碑,刻有各樣藝術造型,墓地的美麗和藝術性實在罕見。

看著那一顆顆經過裝飾的頭顱,倒是沒有恐怖的感覺。我想到也許這些人中有不少是開採鹽礦的,他們常年出沒於深山中的鹽坑,遠離人群。被我們這般稀罕的自然美景,對於他們就如同空氣和陽光那麼自然,也不稀罕。死了,埋在自己的家門不遠處,如同生命的輪迴,重新歸於平靜。

在哈爾施塔特湖邊漫步,在花街上的木椅中小坐,在路邊的民居中購物,忽然聽見遠處傳來一陣圓號聲,吹奏著動聽的音樂。急忙起身循著樂聲去到湖邊,一支管弦樂隊坐滿了一條小船,蕩漾於接近傍晚的空濛湖光山色中,船後有兩隻白色的天鵝悠哉游哉地跟著游去。

 

Previous post

奧地利雙城遊(上) 葉周

Next post

普希金与沙皇  —— 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之一    陈殿兴

葉 周

N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