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作散文随笔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沙皇 陈殿兴

                图片为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谢苗诺夫校场被执行死刑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沙皇

                                                                                                                       

                                              陈殿兴

 

    要深刻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和创作道路,必需了解他的经历。而他的经历里最重要的则是他与沙皇的关系。这决定了他的一生的走向。他青年时代因参加彼得拉舍夫斯基的星期五聚会议论推翻沙皇而沦为沙皇政府的阶下囚;获释回来后,因宣扬沙皇的治国理念而成为沙皇政要的座上宾。陀氏的这段经历,因为种种原因,苏联时代很少提,中文读者当然更难知道详情。苏联解体后,俄国学者发表了许多有关研究专著, 本文想加以梳理,把公认的确凿的重要史实介绍给读者,以增进他们对陀氏著作及其创作道路的理解。

 

     1846,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处女作《穷人》得到别林斯基的推崇并刊载在涅克拉索夫编的《彼得堡文集》里,使他一举成名。他本来跟别林斯基小组关系很密切,可是后来一方面因为对别林斯基的批评不满(因为别林斯基改变了最初对《双重人格》的较好评价并严厉批评了《女房东》和《普罗哈尔钦先生》),另一方面他自视甚高,摆名作家的架子,而小组里的一些年轻作家又不买他的账,经常奚落他,所以1847年初就跟别林斯基及其小组决裂了。

     这年春天,他加入了彼得拉舍夫斯基的星期五聚会。

     彼得拉舍夫斯基自认为是社会主义者,是傅立叶的信徒,主张俄国民主化,消灭农奴制度和专制制度,1845-1849年间,一些进步知识分子经常在他家聚会。参加聚会的人们利用他收藏的大量禁书了解唯物主义哲学、空想社会主义理论和革命运动史。

     1849年初,在西欧1848年革命事件影响下,陀思妥耶夫斯基参加了彼得拉舍夫斯基小组成员斯佩什涅夫所组织的秘密团体。

     1849年4月22日,彼得拉舍夫斯基的星期五聚会被沙皇政府破获。陀思妥耶夫斯基跟许多成员一起遭到逮捕,监禁在彼得堡阿列克谢耶夫三角堡。9月开始审判,11月16日审判结束。二十一名成员被判处死刑,其中包括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判决书里指控他两项罪名:一是他先后在小组成员杜罗夫和彼得拉舍夫斯基住处朗读过别林斯基致果戈理的那封著名的反对农奴制度的信1,而且后来还给蒙别利传抄过;二是,在斯佩什涅夫住处朗读格里戈里耶夫中尉的煸动性小说《士兵谈话》时他在场。

      决定12月22日在谢苗诺夫校场执行枪决。临刑前,沙皇尼古拉一世下令免除死刑,改判四年苦役,然后罚四年当列兵。

      在当列兵期间(1856年初),他结识了未来的妻子伊萨耶娃,爱得死去活来的。但是他那种处境是无法结婚的。1855年2月尼古拉一世驾崩,陀氏萌生了获得赦免的希望,于是1855年6月末,便写了一首题为《1855年7月1日颂歌》的诗给尼古拉一世的遗孀、新皇亚历山大二世的母亲亚历山德拉·费奥多罗夫娜祝寿,赞扬她、赞扬她已故的丈夫、赞扬她的儿子,并借机讲述了自己的处境,希望能得到赦免。1855年7月,他的好友弗兰格尔2托人转交给皇太后。8月13日,陆军部收到西伯利亚独立军军长、西伯利亚总督加斯福特提出提升陀思妥耶夫斯基为士官的申请报告,申请报告里附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写的这首诗。11月18日,陆军部大臣多尔戈鲁科夫批示:“皇上批准列兵陀思妥耶夫斯基晋升为士官。”他现在自由时间多了,而且可以自由支配了。但是伊萨耶娃仍然不愿意嫁给他。于是他便下决心采取行动来进一步改善自己的处境 。

      在军事工程学校念书的时候,他认识了托特列边兄弟俩。老大名字叫爱德华,后来在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的紧张时刻设计了一条绵密的市区防线,迫使英法联军放弃了正面进攻,因而成了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的英雄,他的名字同海军大将纳希莫夫等战功卓著的将领一起在全国传诵。现在他是皇帝身边的侍从将军,他的弟弟阿道夫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军事工程学校念书时的同班同学。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了一封信给爱德华·托特列边,请他代为求情。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信里先简要地叙述了自己悲惨遭遇,接着说:

      “我被指控图谋(只是图谋)反对政府;我得到了法律的公正惩罚。长期的沉痛经历使我清醒过来,在许多方面改变了我的思想。盲目无知的时候,相信了理论和空想……可是,我向您发誓,最使我感到痛苦的却是我明白了自己误入歧途,我同时明白了我因被社会弃绝、放逐而不能按照自己的愿望和才能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我知道对我的判刑是公正的,然而我是因为幻想、理论而被判刑的……想法甚至信念是在变的,整个人也在变,怎能为已不存在的东西,为在我身上已变成了相反东西的那种东西受苦呢;怎能为从前的信念——如今我已看清它是没有道理的——受苦呢;我觉得自己有能力做些什么以赎前愆,可是我只能蹉跎岁月!”

      接着,他提出了请求:

      “可是担任军职不是我的所长。我愿意尽力而为,不过我体弱多病,而且我更希望做别的更适合我的能力的工作。我的全部理想是:免去我的军职,派我去担任文职,地点在俄国内地或者就在这里。我希望能有一些选择居住地的自由。不过我不把担任官职看作是自己人生的主要目标。当年我在文学路上曾受到过公众的欢迎。我希望能允许我发表东西。这种做法已有先例:有些政治犯已在我之前在有关方面的关怀和恩典之下得到过写作和发表东西的许可。我始终认为作家这一称号是最高尚最有益的。我相信,只有在这条道路上我才能做一个有益的人,也许能多少得到人们的注意,再度获得自己的好名声,好歹维持生活,因为除了有些或许不大的文学才能之外,我一无所长。我不向您隐瞒,除了上面提到的想换一个更适合自己能力的工作这样一个愿望以外,还有一个情况——我的终生幸福也许取决于它(纯属个人私事),促使我冒昧向您求助。”

       这封信请弗兰格尔带到彼得堡去。弗兰格尔1856年2月一到彼得堡就把信交给了托特列边将军,同时请他弟弟阿道夫给以支持。这兄弟俩满口答应全力以赴。爱德华·托特列边立即去见亚历山大二世。

       这年春天,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了一首短诗《颂皇帝加冕与签订和约》3。弗兰格尔来信向他报告斡旋进展情况,并要他寄些作品去。5月23日,陀思妥耶夫斯基回信时就把这首诗寄去,请弗兰格尔设法交到皇上手里。后来得知加斯福特将军要去彼得堡,陀思妥耶夫斯基便跟弗兰格尔商定,请加斯福特将军也带去一份,通过正式渠道呈递上去。加斯福特将军带去的一份,附在他给陆军大臣的信里。

       托特列边和加斯福特奔走的结果只是达到了部分目的——

       “皇上允许提升陀思妥耶夫斯基为准尉,但要对他实行秘密监视,直到完全确信他的忠诚以后才能考虑允许他发表作品的问题。”

       1857年4月17日给他恢复了世袭贵族称号,这意味着他的权利已完全恢复。

        这年8月,他的作品在刊物上消失八年之后终于出现在《祖国纪事》杂志上,这家杂志发表了他1849年在监狱(阿克列谢夫三角堡)写的短篇小说《小英雄》,发表时用的是化名М-ий(1859年,《俄罗斯语言报》第3期发表他的小说《舅舅的梦》,才开始使用他的本名)。

        要想以写作为生,就必须跟文学界密切联系。这样,他就必须退役,回俄罗斯内地去,因为在塞米巴拉金斯克,往首都寄一封信需要走20到25天,而且跟出版界谈判常常必须经过哥哥米哈伊尔,可是米哈伊尔在经营一个卷烟厂,自己也有许多事情要做啊。要靠写作为生,必须住在彼得堡或莫斯科。

         1858年1月,陀思妥耶夫斯基根据彼得堡一些朋友的建议正式提出退役回俄罗斯内地的申请,因为他的刑期即将结束——判他苦役之后在西伯利亚当列兵四年,如今已快满四年了。

        1859年春,陀思妥耶夫斯基收到了退役许可,允许他选择俄国欧洲部分的任何城市居住,但禁止他进首都彼得堡和莫斯科。

6月30日正式签署了陀思妥耶夫斯基以少尉衔退役的文件。两天后,陀思妥耶夫斯基一家离开了塞米巴拉金斯克。

       1859年12月,陀思妥耶夫斯基经过多方奔走,终于得到在首都自由居住的许可(未完待续)

Previous post

《作品》杂志发表并推介《佳思地七十七号》

Next post

美中華文文學論壇開幕 陳公仲暢談小說創作藝術

xye0228@hotmail.com'

lacwa

N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