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會出品協會活動

杜小烨:文学新手如何投稿,怎样出版 | 花城微课第4期文字实录

主题:文学新手如何投稿,怎样出版?

主讲人:杜小烨,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文艺学硕士,现供职于花城出版社,《花城》杂志编辑。曾参与“蓝色东欧”、“饶宗颐系列”、“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文库”等大型丛书的编辑,责编切斯瓦夫•米沃什、伊斯梅尔•卡达莱、饶宗颐、严歌苓、马原、陈平原、陈思和、黄天骥等中外作家作品。

 

主题简介:关于投稿和出版,聊聊你们都想知道的那些事。 从文学杂志与文艺出版社编辑的工作日常谈起,解密编辑这个“神秘”组织。写了小说/散文/诗歌/评论,怎样才能更高效地投稿?想出书,应该怎样做?……全干货分享,欢迎大家围观。

欢迎大家来到第四期花城微课,编辑杜小烨会与大家一起谈谈,关于投稿和出版,大家想了解的一些事情。

今晚的主讲人在出版行业从业8年,没有什么特长,但十分真诚。我会分享在平时编辑工作中经常会遇到的一些问题,让大家从中获取有效的信息。微课将分为两个主题进行:1. 向文学期刊投稿,怎样才能更高效; 2. 想要出版著作,应该怎样做?

一、投稿

关于投稿这事,写作者可能大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的作品写得很好,为什么投稿之后总是杳无音信?作为编辑,我想说,亲,一定是你打开我们的方式不对。

围绕投稿,我们脑海可能会有千万个为什么,其实都可以归纳为三个问题:

1. 投稿怎样投。2.怎样跟编辑打交道。3.期刊用稿和退稿有什么标准。

 

问题1: 我一直在投稿,全方位无残留,全国刊物都投个遍,为什么没有一点回音?

我的建议:投稿前,先了解目标刊物的风格和栏目要求,精准比广撒网更有效。

以《花城》为例,我们是一本有着38年历史的纯文学刊物。可是在《花城》杂志的自由来稿中,会有中学生坚持给我们投几百字的作文习作,也经常会有电话打来编辑部,希望能在《花城》上发表学术著作,我们也收到过古典诗词的来稿。但问题是,近四十年来,花城历代编辑只做一件事情:发表当代文学作品。

所以,学生作文、论文、古诗词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无效投稿。如果作者在投稿之前,能够花一点点的时间,到图书馆查看纸刊,上知网下载电子刊,或者加一下刊物的微博或者微信,哪怕只瞄一眼目录,了解一下目标刊物的定位和栏目要求,都能节省很多无效投稿的精力和漫长的等待时间。

再进一步,善用网络,查看公开的投稿说明,了解更多细致的要求,会大大提升成功率。

例如《花城》,我们目前开设的栏目有小说、散文、诗歌、评论四大栏目,(长篇13万字左右、中3~5万字、短篇1~3万字)/散文随笔(万字左右)/诗歌(组诗居多)/评论(1万字)(文化和文学方面的宏观评论,不发作者、作品个论。)如有合适的稿子,欢迎不吝赐稿。

 

问题2:我应该怎样跟编辑打交道?

我想大家可能或多或少会有过疑惑:自己还是未成名的写作者,会受到编辑青睐吗?

我的建议:用作品说话,编辑看的是作品,不是人和背景。

花城著名作家和编审林贤治老师,教导年轻编辑:要尊重未成名的作者,名家反而是可以怠慢的。这也是编辑的专业操守,如果是优秀的作品,一定不会被埋没的。

但是编辑经常需要处理海量书稿,如果能够注意一些投稿小技巧,可以让编辑更容易关注你。例如,长篇附上一个100多字故事梗概;在邮件中一两句话介绍一下作品的题材和亮点;或者对杂志的建议,等等,我想,编辑一定笑纳您这样的“美意”。

但是,也会有另一个极端。曾经有一位作者打电话跟我聊得很嗨皮,关于小说的梗概、结构、背景和人设等,巴拉巴拉。编辑你觉得ok吗?如果可以,我就开始动笔写。。。。

脑洞可以尽量大,但是,无论想法怎么天才,如果仍然停留在想法,编辑也无从下手的。就像医生问诊,一定要看到具体的文字才能有所判断。最重要的是,要先写出来。

然后,重点来了,敲黑板,一定要留下联系方式。我们几乎每个编辑都会碰到过“遗珠”,作品很好,可惜没有任何作者信息。如果是纸质稿件,来稿的信封有可能遗失;电子邮件,作者没有看到回复。所以,无论是哪一种,在作品末尾一定要有清晰的作者介绍和联系方式。

 

问题3:接下来,我要解密我们行业的最高机密:编辑是怎样看稿子的,怎么判断哪些可以留用?哪些要退稿?

我们看稿的流程一般是:

小说:先看题材是否有新意,语言的感觉如何(语言大致可以判别初学者和成熟作者),如果以上可以就继续往下看。最后是整体结构是否合理。

散文:同样先看题材。如果是游记、心灵感悟、咏物抒情之类的套路题材就可以直接去掉,因为不合我刊需求。然后继续看语言、整体结构。

 

所以编辑审稿的标准,简单说,就是 写什么?怎样写。

【写什么】:写在审稿意见上的专业术语 :主题。到底是关注社会现实、还是人的内心世界,注重情感表达还是批判人性,等。

 

《另一种美》(【波兰】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著)中提到:

“和哲学一样,文学必须不断地向自己追问那些终极问题。否则,它就只不过是文学(哲学就只不过是哲学……)文学占据着一个高度模糊的位置。它是——至少潜在地是——文化的女王,一个显要的贵妇人,一种转化的经验、惊异、启示。但是,从这样的高度它轻松地坠落下来,成为了一种纯粹的游戏、谜语、语言技巧的表演。有时,甚至在一个大诗人的作品里,你也可能偶然发现那种流于单纯的语言、修辞,甚至闲言碎语似的东西。“

 

可能每个编辑的审美取向会有差异。而我个人认为,文学应该有历史记录的功能,记下我们时代洪流中发生过的事情,在现实的境遇和社会的矛盾中探求人性。

 

【怎样写】:专业术语:故事的结构,情节建构、描写方式,叙事节奏,语言风格,等。

《花城》2016年第五期发表的长篇《安慰书》(北村),花城已出版单行本。

故事高度梗概:两代人的恩怨情仇。

浓缩关键字:复仇、宽恕、父债子偿。

听起来狗血的剧情,为什么是大师作品?

因为北村老师采用很高超的叙事手法,开篇设置了巨大悬念,小说由一起杀人案件切入。原本拥有大好未来的24岁青年陈瞳身陷命案,情节恶劣,引发全城民愤。陈瞳母亲拜托知名律师石原帮她儿子脱罪,而奇怪的是,陈瞳拒绝配合,宁可受判。随后,在层层拨开的案情梳理中,石原惊奇地发现案件背后另有隐情。小说人物众多,结构庞大,但因叙事技巧高超而丝毫不乱,人物形象立体而丰满。北村自言:“我就是在探讨一种钻探式的切入现实的能力,而不是现实拼贴。

 

当代人的经历千差万别,可是又千篇一律。全是工作、家庭、生活、人际……

撞题材跟撞衫一样常见,关键要写出新的角度。作者的功力完全体现在这里了。

 

第三,“写什么”“怎么写”应该是衡量所有作品的基本标准。而在两者之间,还会存在一个变量。就是我们常说的杂志风格(杂志的定位)。

可能会有作者收到过这样的退稿信:作品不错,但不符合杂志风格。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编辑会在“写什么”“怎么写”二者里面权衡,不同杂志的倾向略有侧重。

有杂志更喜欢现实主义小说,非虚构作品,更注重作品对社会价值的考量,也就是更看重“写什么”。

而《花城》有着先锋文学重镇的传统,更鼓励艺术上的创新与实验性。倾向“怎么写”。

《花城》设有【实验文本】栏目,就是为了展示具有实验性的作品。

当然,形式与内容必然也是统一的,优秀的作品,不可能存在形式漂亮而内容空洞,或者内容充实而形式糟糕的情况。 

二、出版

自媒体时代,出版成了一件容易的事情。豆瓣网、腾讯等互联网平台、微博、文学App,(此处应有硬广)测试阶段的爱花城App,都为写作者开放了投稿通道。

这些都是很好的出版途径,数字出版的成本不高,很适合文学新人积累人气,都可以试试,有一定的积累之后,再尝试图书出版。

相比之下,传统纸质书的出版门槛还是比较高的。因为每本书出版都要经过严格的出版流程:选题申报–三审–装帧设计-排版–三校-申报成书信息–印刷—宣传营销。全程需要3个月–半年的时间,甚至更久。

自媒体出版时代,人人都可以出版,为何还需要编辑?编辑的贡献在于:节省作者沟通成本、让作品呈现出更好的状态。如果想要出版,要找好的出版社和专业的编辑。

 

电影《天才捕手》中讲述了著名编辑帕金斯与天才作家沃尔夫的交往,前者通过删改、启发、一手打造出后者的成名作。我的观感是,好想回到那个车很慢、通信很慢、生活很慢的年代,可以陪着作者慢慢打磨一部作品,从书名到装帧到内容,一直到出现最佳的成果。这就是匠人精神。

有作者朋友对我说,从写作爱好者到自己的写作被专业编辑认可,并出版,这一刻有人生巅峰的感受。而对编辑而言,陪伴在作者身边,编辑他们的才华,一起等待市场和时间的答复也是一种幸福。

 

图书编辑中,最考验技术的部分:

1. 稿件的修改。一份书稿凝聚了很多人的智慧,编辑与作者来回斟酌语句,复审和终审的建议,校对的意见,都会给我很多的启发。我的职业角色经常在杂志编辑和图书编辑之间切换。在编辑杂志稿件的时候,我会更多地考虑文本价值;而编辑图书的时候,会更多考虑书稿的故事性,受众接受度和营销价值。

2. 设计、文案的设定。一本书营销的成败,7成在于装帧。

编辑需要和设计师沟通,了解每个设计师的长处,有些擅长女性作品,有些擅长文艺范,有些擅长学术典藏性的作品。这是需要通过多次合作才能建立的默契。

我是一个喜欢搞事情的编辑,会在可能范围内做很多新尝试。我认为装帧能传达出内容的很多东西,这也是纸质书区别于电子书最大的优势。

我的编辑作品介绍:

(1)韩国“木槿·蕾”系列小说。外封是可展开折叠的双面海报,设计风格以青春亮色为主。

(2)《安慰书》采用内外封产生反差效应,内封深沉体现原作的精神内核,外封采用市场化的风格,有故事性和冲突感。

 

(3)《倒悬人》封面元素采用马克·夏加尔的画,因为作者的提议,画作与她的小说精神最为契合。

 

名编帕金斯曾给年轻编辑告诫:“编辑并不給一本书增添东西。他最多只是作者的仆人。不要觉得自己很重要,因为编辑充其量是在释放能量,他什么也没有创造。”

我觉得这话在于勉励编辑谦逊,以及时刻以作品为首位,我也以此自勉。

以上是一己之见,希望能为大家答疑,给文学道路上摸索的朋友们一些帮助。

Previous post

最美人间四月天记北美洛杉矶华人作协春游活动和诗歌朗诵会

Next post

This is the most recent story.

manager

N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