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殿兴:评汝龙译人文版《契诃夫小说全集》

汝龙先生是我敬仰的一位翻译家。他译契诃夫小说,数量之多,影响之广,都是无与伦比的,对读者认识契诃夫起了很大作用。但是我一直认为汝龙先生的译本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在拙著《我译契诃夫小说》(2010年10月22日发表于《天津日报》,被中国作家网中新网等多家网站转载)里已经简略地提到过,本来不想再说什么了——没有必要苛求于已故的成绩卓著的可尊敬的前辈翻译家。最近看到腾讯网上的一篇报道说人民文学出版社此 …

READ MORE →

陈殿兴:难忘的歌声

我曾听过中外许多歌唱家的演唱,但都早已淡忘。唯独在高山子听到的一个小女孩的歌唱几十年忘不了,那歌声至今仍不时在我耳边萦绕。 高山子是离沈阳不远、靠近盘锦的一个很小的火车站。那里曾是一个很大的劳改农场。劳改队搬走了,1970年1月辽宁大学被迁到了那里。① 一天傍晚,我跟在地里劳动的其他老师收工回宿舍,走着走着,大家不约而同地站了下来,都被突然飘来的歌声迷住了。歌声那么清脆,甜美,纯扑,稚气! 歌声呈 …

READ MORE →

陈殿兴:诗三首

              梦 我侍立在天神的金殿上边, 还有一些幸臣鹄立在御前。 周围一片浓重的黑暗, 只有天神的目光闪闪。   他的目光射到谁的身上, 谁就全身金光灿灿。 他的目光一旦离开, 那人就消失在黑暗里边。   天神的目光扫到我的身上, 我的全身顿时也金光一片, 他的目光移向别处, 我立即就堕入黑暗!    旅途偶拾          早晨 什么都新鲜, …

READ MORE →

張棠和她的散文 陳殿興

  孟子曾經詰問:「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司馬遷也曾經表達過這樣的意願:「余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於是後來人們便常說,讀其書想見其為人。這大概是讀書人的共同心理。我想讀者拿起這本書的時候一定想知道作者張棠是什麽樣的一個人。因此我這篇短序就從介紹張棠女士的一些基本情況開始。 張棠女士出身名門,其父是已故的臺北市警察局局長張毓中先生,曾經擔任過蔣介石總統侍從室警務組組長,著有《 …

READ MORE →

陈殿兴:忆岳父刘栋业先生

              我跟未来妻子广琦是1956年下半年在北京认识的。当时知道她是福州人,父亲是福建省政协副主席,省工商联主任委员,早年曾留学比利时列日大学。             1957年9月初,我已成了等着戴帽的右派,广琦顶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决定跟我结婚,共同去迎接生活的考验。9月7日,我们在北京五道口乡政府登记结婚,晚上跟我的学生吴保忠夫妇一起吃了一顿饭,结婚仪式就算完成了。    …

READ MORE →

陈殿兴: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读张养浩《山坡羊 ·潼关怀古》有感

元朝文宗天历年间关中大旱,散曲作家张养浩,被征召任陕西行台中丞,在他赴任途中经过潼关时见景生情,写下了这首《山坡羊 ·潼关怀古》: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张养浩抚今追昔得出结论,认为在皇帝统治下百姓没有好日子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个结论是无比正确的,而且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历史定律。 中国人习 …

READ MORE →

陈殿兴:漫说Halloween (万圣节前夜)

  刚来美国时,过Halloween 感到很新鲜,印象很深,虽已事过多年,但那欢乐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节日是在每年10月31日。但一进十月,节日的气氛便日渐浓烈:有些家门前就摆上了刻着嘴和眼的南瓜灯,挂上了假髑髅、死神和妖魔鬼怪的模型和蛛网、蝙蝠等等阴森可怕的装饰,有的家门前还安装了模彷鬼叫的音响,总之,用各种手段营造恐怖气氛;大人们就动手给孩子们准备装扮妖魔鬼怪穿的奇装异服;孩子们也 …

READ MORE →

陈殿兴:改变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兼及网络在提高翻译质量中的作用

       我写过一篇《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谈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不佳:虽然他作为小说家在世界上的影响比任何著名俄国小说家都大,但他的著名小说在中国的译本却比任何著名俄国小说的译本都差,并指出了原因和补救措施。这篇文章在中国翻译协会网发布后,得到一些大网站的转载。当时我认为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陀氏在中国的命运能否改变,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可是不久前读到了两条消息,使我打消 …

READ MORE →

普希金与沙皇  —— 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之一    陈殿兴

                                                                                    小引                     要真正理解普希金的创作,必须了解真实的普希金。 苏联时代是美化普希金的,对许多情况都采取“为尊者讳”的态度。中国受苏联学者影响,对普希金的了解也是不全面的。 …

READ MORE →

巴爾蒙特詩選譯 陳殿興

                                                     譯者小引   巴爾蒙特(Константин Дмитриевич Бальмонт ,1867-1942),俄國傑出的詩人和翻譯家,白銀時代象徵派領袖之一,1867年生於弗拉基米爾省舒亞縣古姆尼什村。父親在舒亞縣法院和地方自治局任十四級文官,後來任民事法官,最後任縣地方自治局主席。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