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殿兴:难忘的歌声

我曾听过中外许多歌唱家的演唱,但都早已淡忘。唯独在高山子听到的一个小女孩的歌唱几十年忘不了,那歌声至今仍不时在我耳边萦绕。 高山子是离沈阳不远、靠近盘锦的一个很小的火车站。那里曾是一个很大的劳改农场。劳改队搬走了,1970年1月辽宁大学被迁到了那里。① 一天傍晚,我跟在地里劳动的其他老师收工回宿舍,走着走着,大家不约而同地站了下来,都被突然飘来的歌声迷住了。歌声那么清脆,甜美,纯扑,稚气! 歌声呈 …

READ MORE →

陈殿兴:诗三首

              梦 我侍立在天神的金殿上边, 还有一些幸臣鹄立在御前。 周围一片浓重的黑暗, 只有天神的目光闪闪。   他的目光射到谁的身上, 谁就全身金光灿灿。 他的目光一旦离开, 那人就消失在黑暗里边。   天神的目光扫到我的身上, 我的全身顿时也金光一片, 他的目光移向别处, 我立即就堕入黑暗!    旅途偶拾          早晨 什么都新鲜, …

READ MORE →

張棠和她的散文 陳殿興

  孟子曾經詰問:「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司馬遷也曾經表達過這樣的意願:「余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於是後來人們便常說,讀其書想見其為人。這大概是讀書人的共同心理。我想讀者拿起這本書的時候一定想知道作者張棠是什麽樣的一個人。因此我這篇短序就從介紹張棠女士的一些基本情況開始。 張棠女士出身名門,其父是已故的臺北市警察局局長張毓中先生,曾經擔任過蔣介石總統侍從室警務組組長,著有《 …

READ MORE →

陈殿兴:漫说Halloween (万圣节前夜)

  刚来美国时,过Halloween 感到很新鲜,印象很深,虽已事过多年,但那欢乐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节日是在每年10月31日。但一进十月,节日的气氛便日渐浓烈:有些家门前就摆上了刻着嘴和眼的南瓜灯,挂上了假髑髅、死神和妖魔鬼怪的模型和蛛网、蝙蝠等等阴森可怕的装饰,有的家门前还安装了模彷鬼叫的音响,总之,用各种手段营造恐怖气氛;大人们就动手给孩子们准备装扮妖魔鬼怪穿的奇装异服;孩子们也 …

READ MORE →

梦想成真:首部英文小说集出版发行

曾经是不敢做的梦。 我的首部英文短篇小说集终于出版、上架了!这是继我的单篇小说英译在国外杂志发表之后我在英语努力上的另一个脚印和里程碑。 我开始尝试翻译自己的作品已经有八年的历史,其间的艰辛困难难以言喻。 而具体到这本翻译集,前后也做了两年的时间。这期间有王大建、刘小曼及陈盖瑞等几位英文老师、友人的辛苦努力,共同成就了这部短篇小说翻译集。如果再加上 封面、插页和评语,则还有才女画家兼作家诗人施玮、 …

READ MORE →

陈殿兴:改变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兼及网络在提高翻译质量中的作用

       我写过一篇《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谈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中国的命运不佳:虽然他作为小说家在世界上的影响比任何著名俄国小说家都大,但他的著名小说在中国的译本却比任何著名俄国小说的译本都差,并指出了原因和补救措施。这篇文章在中国翻译协会网发布后,得到一些大网站的转载。当时我认为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陀氏在中国的命运能否改变,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可是不久前读到了两条消息,使我打消 …

READ MORE →

短篇小说集《万家灯火》获奖

我的《万家灯火——虔谦海外短篇小说精选》由美国柯捷出版社于2015年9月出版。该书在今年美国华人图书馆协会评选的2015年度最佳图书奖中荣获最佳小说类唯一的一个奖项:特别表彰奖 (Special Recognition Award)。 《万家灯火》是我一个阶段以来以海外生活为题材的短篇小说创作的一项总结,内容包括《佳思地77号》、《跨狗婚姻》、《天使车声》、《植物人》等读者熟悉的作品。洛杉矶华文作 …

READ MORE →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沙皇 陈殿兴

                图片为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谢苗诺夫校场被执行死刑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沙皇                                                                                                                                                   …

READ MORE →

《作品》杂志发表并推介《佳思地七十七号》

我的短篇小说《佳思地七十七号》 发表于《作品》今年第六期上,并获推介。这是继长篇小说《不能讲的故事》之后,我的小说作品在内地文学界被评论推介。 《佳思地七十七号》 在2013-2014年度在美国被改编为英文悬疑电影。 虽然是短篇小说,《佳思地七十七号》在几年的时间里几经修改。     杂志有关评语: 小说重点推荐刊发在“同文馆”栏的《佳思地七十七号》。 这是一篇难得的佳作。说难得,是此作有国内作家 …

READ MORE →

“文革”五十年祭 葉周

今年是“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對於半個世紀前中國遭受的浩劫,我的記憶如同昨日般清晰。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有兩個歷史時期影響至為深遠。一個是十年 “文革”摧毀了我幸福的童年,帶給我坎坷的少年和青年生活;還有一個是開始於三十多年前的改革開放,為我展開的更為廣闊的人生視野。 至今我仍然清晰記得“文革”的第一陣風吹過我家門前的景象,一些路人的小褲管被紅衛兵剪了。還有一些穿高跟鞋的女子手裡提著被砸斷了根的鞋子,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