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集《万家灯火》获奖

我的《万家灯火——虔谦海外短篇小说精选》由美国柯捷出版社于2015年9月出版。该书在今年美国华人图书馆协会评选的2015年度最佳图书奖中荣获最佳小说类唯一的一个奖项:特别表彰奖 (Special Recognition Award)。 《万家灯火》是我一个阶段以来以海外生活为题材的短篇小说创作的一项总结,内容包括《佳思地77号》、《跨狗婚姻》、《天使车声》、《植物人》等读者熟悉的作品。洛杉矶华文作 …

READ MORE →

《作品》杂志发表并推介《佳思地七十七号》

我的短篇小说《佳思地七十七号》 发表于《作品》今年第六期上,并获推介。这是继长篇小说《不能讲的故事》之后,我的小说作品在内地文学界被评论推介。 《佳思地七十七号》 在2013-2014年度在美国被改编为英文悬疑电影。 虽然是短篇小说,《佳思地七十七号》在几年的时间里几经修改。     杂志有关评语: 小说重点推荐刊发在“同文馆”栏的《佳思地七十七号》。 这是一篇难得的佳作。说难得,是此作有国内作家 …

READ MORE →

微影小说《邻里童话》上榜

我一年前以四千八百字短篇小说《邻里童话》参加首届京华全国微影小说比赛。该比赛第二阶段选出一百篇入围作品进行网上的投票及专家评定,最后决出前五十名。《邻里童话》名列第十八。 该小说已经译为英文。小说中文阅读连接: http://www.wdy.com/vote/wyxs.php?spm=0.0.0.0.pWqPBE&act=content&vid=77  

READ MORE →

包工头和他的女人缘

高翔的理想一直是当作家。不论大学毕业当公务员、还是停薪留职做生意、直到出国陪读打餐馆,十几年过去,这个理想都没有改变过。也许因为始终没有找到出版界的“伯乐”,所以寄出的手稿不是“泥牛入海”、就是“完璧归赵”。从来未曾出现过他日夜期待的结果。难道真像编辑们说的、他写的东西“想象力强但缺乏生活”、“用词华丽却空洞无物”、“语言流畅然主题模糊”?编辑长什么样子高翔不好品头论足,但用的这些转折词着实可恨! …

READ MORE →

和商务印书馆喜结缘

  《书写@千山外--北美华文作家协会作品大赏》台湾商务印书馆 2015年10月 历时2年有余,《书写@千山外--北美华文作家协会作品大赏》终于在10月1日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该书由傅士玲主编,并特聘夏志清、白先勇、赵淑侠、施叔青、刘墉、简宛(排名不分先后)出任编辑顾问。我的短篇小说《天使车声》非常荣幸地被选入该书,因了哈金、于梨华、张翎、白先勇等等名家的作品而增辉。 这篇三千两百 …

READ MORE →

抗震楼, 钥匙

晚饭后,陆京生回到楼上的“家庭办公室”,继续修改他的楼房抗震结构新设计。毕业工作四年来,他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和往日不同的是,今天晚上坐在电脑前,陆京生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紧迫感。想起白天到加州南部一个边界城市评估地震灾情一路上的见闻,让他恨不得明天就把设计方案拿出去。   昨天下午墨西哥北部发生的7.3级地震,几乎整个加州南部都有感觉。早晨一上班,皮埃尔就把陆京生叫到办公室。让他立刻准备随公 …

READ MORE →

追赶西沉的太阳

飞机起飞不久,西边的天上就布满霞光。变幻着的颜色透过椭圆形的小窗、洒在张志钊的脸上,竟然把每一条深深的皱纹都映得八分透亮。他刚刚离开的土地这时已经蒙上一层淡淡的夜色,串串灯火正宣告着又一天的终结。可是,在这几千米高空上,太阳正放射着它最后的、却是最温柔的光芒。听几年前出国留学的儿子说,坐这个航班出国、上飞机的时候正赶上日落;打一个盹醒来的时候、太阳又出现在地平线上。感觉好像追上了太阳! &nbsp …

READ MORE →

最后一个黎明

   黑夜就要过去的时候,苏州城大街小巷里已经可以触到又一个闹市来临前的躁动。随着远处汽车引擎的隆隆声,受到惊扰的宠物发出第一声狂吠,狗叫声吵醒了刚刚睡去的婴儿,婴儿的哭声督促早起的人家开灯做饭。这时,汽车引擎的隆隆声已经由远而近,近到能看清那辆车右侧的大灯坏了;那是一辆载着七、八个油桶的旧卡车;看它行驶的速度,驾驶它的司机根本没把刚刚变过来的红灯放在眼里。    开车的男子看上去三十到底、四十出 …

READ MORE →

夏天的故事

听说当年一起插过队的几个同学刚刚回国度假归来,郝建国便不失时机地安排饭局。一来为朋友接风、二来了解旧地重游的感受。照片上的风光已经认不出来了:村里修通了柏油路、盖起了小楼房、老队长早就被乡亲们簇拥着西服加身、登上樟树下面的大台子,正式宣布村里无一人落后、全体准时迈进二十一世纪。新世纪新气象,村西灵山顶上的云雾寺如今已是重修庙宇、再塑金身,成了香客云集的旅游胜地。据说寺里的和尚已经退居二线、坐收租金 …

READ MORE →

新大陆

洛杉矶到了。   从日本京都飞来的慧子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罗慧玲。因为这个特殊的记号,从很小的时候起,她就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是中国人、叫罗大中,住在美国西部的加利弗尼亚州。想到平生第一次要和父亲见面,慧玲一路都合不上眼。当年母亲告别父亲回到日本的时候,慧玲还没有出生。她只是母亲腹中那个怀了三个月的胎儿。   父亲不在身边,她不知道母亲最初回到日本的那些年月是怎么过来的。当时,到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