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殿兴:评汝龙译人文版《契诃夫小说全集》

汝龙先生是我敬仰的一位翻译家。他译契诃夫小说,数量之多,影响之广,都是无与伦比的,对读者认识契诃夫起了很大作用。但是我一直认为汝龙先生的译本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在拙著《我译契诃夫小说》(2010年10月22日发表于《天津日报》,被中国作家网中新网等多家网站转载)里已经简略地提到过,本来不想再说什么了——没有必要苛求于已故的成绩卓著的可尊敬的前辈翻译家。最近看到腾讯网上的一篇报道说人民文学出版社此 …

READ MORE →

張棠和她的散文 陳殿興

  孟子曾經詰問:「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司馬遷也曾經表達過這樣的意願:「余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於是後來人們便常說,讀其書想見其為人。這大概是讀書人的共同心理。我想讀者拿起這本書的時候一定想知道作者張棠是什麽樣的一個人。因此我這篇短序就從介紹張棠女士的一些基本情況開始。 張棠女士出身名門,其父是已故的臺北市警察局局長張毓中先生,曾經擔任過蔣介石總統侍從室警務組組長,著有《 …

READ MORE →

《七瓣丁香》:新时期的青春之歌(陈殿兴)

《七瓣丁香》:新时期的青春之歌(陈殿兴)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5年05月20日09:18 来源:《文艺报》5月20日第3版,中国作家网    董晶的长篇小说《七瓣丁香》(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讲述的是改革开放后军医研究生院几个研究生在勤奋学习时发生的恋爱故事。他们在克服种种思想障碍和生活挫折而追求爱情的过程中,思想品德得到了升华,青春焕发出了绚丽的光彩 …

READ MORE →

《華夏》雜誌專題報導美中華文文學論壇

    廣東省僑辦雜誌《華夏》2015年5、6月合刊以16個頁面的篇幅專題報導我會主辦的《美中華文文學論壇》。刊發了內地學者和本會會員的發言稿。

READ MORE →

薛东作品之我见

去大熊湖一遊,拜訪薛東家是北奧牽頭,籌備已久的活動,一直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很可惜因一些私事不能前往,錯過了這次活動,真的覺得很遺憾。也在此再次向熱情的東道主薛東表示歉意。相信,所有參加今天活動的會員們會對東道主的熱情接待留下深刻印象。 薛東寫小說已經很多年,最近又出版了新書《兇手零距離》。他的大部分作品我都讀過,粗淺地談一點印象。他對社會焦點事件和現代歷史題材有濃厚的興趣,他的作品大多也圍繞著這 …

READ MORE →

读罢《陋巷》话故乡

这部小说描述的是北方一条寻常小巷十三个院子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变化和邻里之间的关系。读完这部书,我认为,这是一部通过透视小胡同市井小民们的人际关系、生活态度、处事方式来表现小巷文化形态的长篇小说。
作者采用了与我过去读过的小说截然不同的写作手法,用大量零散的生活细节和众多的人物来向读者展现小巷里几十年中发生的故事。
《陋巷》没有一般长篇中所呈现的一波三折故事情节和吸引读者的跌宕事件,全书所讲述的是十三个院子里近三十户人家的普通生活中琐碎小事情。这些小事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每天都在重复和发生。从表面上来看,作者的大量笔墨都花费在写寻常人家的吃喝拉撒、油盐酱醋茶上面。讲小巷里的人们早起晚归、生老病死;说他们家中母鸡生蛋,男孩尿床,谈他们床笫私事,娶妻嫁女。叙巷中左院右墙内的新闻旧事,述邻里之间的东家长西家短。在不算太长的小说里,道尽了我们日常所见所闻的几乎所有的生活现象。

READ MORE →

一部很有特色的长篇小说—-《丁香公寓》读后感

读完叶周的长篇小说《丁香公寓》后,心情格外沉重。掩卷之后的好几天里,我还是沉浸在这部描写文革给人们带来人生苦难和家破人亡的伤痛故事里。发生在丁香公寓里一群青春年少的孩子们身上的种种悲伤遭遇让我难以释怀。
《丁香公寓》描写的是四十年前居住在上海一幢名为“丁香公寓”大楼里的郭子、唐小璇、周大建、林献彪等少年和他们家庭的悲惨故事。这群少年在他们豆蔻年华刚刚涉入人世之时,经历的却是亲人离世,孤苦无助,生活在羞辱、忧伤、暴力和恐惧之中。居住在至今矗立了八十多年、现在镶上了“上海优秀历史建筑:文化名人楼”牌子的丁香公寓里的这群名人之后,本该有着与上海普通小弄巷的成千上万贫穷孩子们完全不同的幸福生活,可那场“伟大的革命”毁掉了他们的家庭,让他们在青春少年之时承受了生命不堪负荷之重,给他们的人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苦记忆。
作者的这部小说写得很有特色。

READ MORE →

《最后一个黎明》的曙光

作者描写的这个社会底层人求生存的不幸悲惨遭遇,发生在一名教化学的中学老师谢发亮身上。谢发亮因为超生,校长认为他违反了国家政策,在学生面前不能为人师表,故将他解职。谢发亮没有勇气把自己被解职的事告诉正在休产假的妻子,瞒着妻子在外寻求养活家人的工作。一天凌晨,他碰巧遇到驾车匆匆忙忙赶着运货的初中同学赵四发,从而得到了一份依靠所学专长赚到养家所需大钱的机会。他帮赵四发从事工业用油的提取,轻轻松松干一天便得到了二百元人民币酬劳。之后,他发现赵四发从事的是祸害民众健康的地沟油加工。谢发亮不愿做违法的事,受到赵四发的要挟。谢发亮寻找它业无果,遇上卖意外保险经纪人,他把家中仅剩的应急款用来买意外事故伤亡保险,苦于家中缺钱,妻儿生活无着落,谢发亮不堪承受生活之无望,在一个黎明到来之时,制造了一起车祸,自己撞死在赵四发的车前。赵四发不法地沟油生产因此被曝光,谢发亮因为车祸“意外”死亡,为此,妻儿获得了100万元人民币的死亡赔偿,生活有了保障。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