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殿兴:难忘的歌声

我曾听过中外许多歌唱家的演唱,但都早已淡忘。唯独在高山子听到的一个小女孩的歌唱几十年忘不了,那歌声至今仍不时在我耳边萦绕。 高山子是离沈阳不远、靠近盘锦的一个很小的火车站。那里曾是一个很大的劳改农场。劳改队搬走了,1970年1月辽宁大学被迁到了那里。① 一天傍晚,我跟在地里劳动的其他老师收工回宿舍,走着走着,大家不约而同地站了下来,都被突然飘来的歌声迷住了。歌声那么清脆,甜美,纯扑,稚气! 歌声呈 …

READ MORE →

陈殿兴:漫说Halloween (万圣节前夜)

  刚来美国时,过Halloween 感到很新鲜,印象很深,虽已事过多年,但那欢乐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节日是在每年10月31日。但一进十月,节日的气氛便日渐浓烈:有些家门前就摆上了刻着嘴和眼的南瓜灯,挂上了假髑髅、死神和妖魔鬼怪的模型和蛛网、蝙蝠等等阴森可怕的装饰,有的家门前还安装了模彷鬼叫的音响,总之,用各种手段营造恐怖气氛;大人们就动手给孩子们准备装扮妖魔鬼怪穿的奇装异服;孩子们也 …

READ MORE →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沙皇 陈殿兴

                图片为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谢苗诺夫校场被执行死刑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沙皇                                                                                                                                                   …

READ MORE →

“文革”五十年祭 葉周

今年是“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對於半個世紀前中國遭受的浩劫,我的記憶如同昨日般清晰。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有兩個歷史時期影響至為深遠。一個是十年 “文革”摧毀了我幸福的童年,帶給我坎坷的少年和青年生活;還有一個是開始於三十多年前的改革開放,為我展開的更為廣闊的人生視野。 至今我仍然清晰記得“文革”的第一陣風吹過我家門前的景象,一些路人的小褲管被紅衛兵剪了。還有一些穿高跟鞋的女子手裡提著被砸斷了根的鞋子, …

READ MORE →

奧地利雙城遊(下) 葉周

古典油畫般的鄉村景色 薩爾茨堡不僅是音樂天才莫扎特的出生地,也是現代著名指揮家赫伯特•馮•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的故鄉,薩爾茨堡老城在1996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每年夏天都會舉行薩爾茨堡音樂節。音樂節期間全世界的傑出音樂家蜂擁而至,城市的山谷、河邊到處都蕩漾著樂聲。 站在薩爾茨河邊眺望古城和山上的城堡,蒼翠的大自然中,兩岸黃白相間的建築散發著遙遠中世紀的 …

READ MORE →

奧地利雙城遊(上) 葉周

載於《世界日報》副刊2016年4月13日 走在薩爾茨堡(Salzburg)的街道上,我如同穿越中世紀。看到街邊有一處花團錦簇的白色建築,順道彎進去,一幢巴洛克風格的豪華建築前面,草地上盛開著艷麗的鮮花,每一簇花卉都被組合成優美的弧線,鐫刻在濃密的綠草地上。這就是赫赫有名的“米拉貝爾宮”,這是薩爾茨堡總主教沃爾夫•迪特里希1606年為他的情人所建造的宮殿和花園,當時以這位情人的名字命名為“阿爾滕奧宮 …

READ MORE →

布達佩斯 今夕是何年?(下) 葉周

“恐怖博物館” 我在布達佩斯的街道上行走,時時尋找着伊洛娜的身影。那天去“恐怖博物館”,問路時邂逅一位老年婦女,雖然不會說英語,卻熱情陪我們走了一段路指引方向。她長裙飄逸,溫婉儒雅,卻已讓我領略到伊洛娜的風采。              “恐怖博物館”坐落於市中心的高尚居民區中間,這座建於1880年的文藝復興時期風格的建築,自1937年起就被匈牙利納粹頭子用作警察機構,號稱“忠誠屋”。對政權不忠誠 …

READ MORE →

布達佩斯 今夕是何年?(上) 葉周

(载于《世界日报》副刊,2016.1.6-8)   初見多瑙河 抵達布達佩斯已近傍晚,太陽在多瑙河對面的山坡上剩下最后的余辉,給這條貫穿歐洲的著名河流撒上一層金色。這就是我少年夢想中的多瑙河嗎?波瀾不驚,在布達和佩斯兩座城市之間安静地流淌著。我在河邊的酒店辦完入住手續出來,夜幕完全降落了。在還未完全消散的暑氣中我們走上那座標誌性的塞切尼鏈橋,橋頭上兩隻威嚴的獅子在高處俯視著着路人。這是一 …

READ MORE →

海納百川的澳門 葉周

    我第一次踏足澳門,是從美國“海歸”,雄心勃勃地參與一個完全從無到有的電視傳媒項目啟動。在外漂泊十多年,回到亞洲,在澳門噴水池老街上端起瀰漫著澳葡風味的美食,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氛圍吸引著我。澳門除了賭業為眾所周知,更有多位中外名人在人生旅途處於低谷時,來此韜光養晦,並在這塊蓮花寶地上結出了精神的碩果。我也是一個漂泊者,到了澳門自然會去尋訪那些在歷史的歲月裡同樣“從海上 …

READ MORE →

《最后一个黎明》的曙光 黄宗之

《最后一个黎明》的曙光                                        薛东短篇小说《最后一个黎明》读后感       薛东的短篇小说《最后一个黎明》讲述的是苏州城中一位超生受罚教师被解职后的故事。      作者描写的这个社会底层人求生存的不幸悲惨遭遇,发生在一名教化学的中学老师谢发亮身上。谢发亮因为超生,校长认为他违反了国家政策,在学生面前不能为人师表,故将他解职 …

READ MORE →